香港通关的“任督二脉”

消费者在线 刘洋 2021-09-29 14:45:46
浏览

  泰戈尔曾说过,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,而是彼此相爱,却不能在一起。

  王小强在朋友圈说,还要加一句:在我和爱我的人之间,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深圳河。

  疫情“双城记”

  大一那年,王小强穿了一件白衬衫,在学校食堂买盒饭,遇到了现在的女友。此后七年里,无论去北京读研,还是到深圳上班,他们从未分离。

  2020年初,刚到香港一家诊所工作的女友,在返回深圳前,因香港政府正式“封关”,两人至此被疫情分割。

  从2020年2月4日零时起,香港特区关闭了罗湖、落马洲、皇岗口岸,以及港澳码头。此后,在港府数次延期后,两地通关遥遥无期。王小强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和煎熬。

  2020年国庆节,因为深圳疫情防控加码,王小强连续加班一周后,给女友拨了数通电话,但始终无人接听。半小时后,王小强收到微信回复:我在忙,要不然我们还是算了吧。那一刻,他悲痛欲绝。

  十年前,女主角黄小仙在《失恋33天》后,走出了人生阴霾。十年后,深圳打工人王小强失恋330天后,再也没能走出阴霾。

  疫情隔离下,痛苦的人不只有王小强,还有彷徨无助的李大爷和他孙子。

  疫情前,李大爷和孙子平日从深圳福田家里出发,只需半小时便能到香港西九龙高铁站,然后高兴地坐上巴士抵达学校,单程花费时间总共不到1小时。香港封关之后,由于深港两地一直未能恢复免检疫“通关”,李大爷的孙子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返校。

  2021年秋季开学前,伴随着香港疫情基本稳住,动态“清零”。港府教育局发布规定,若全校师生完成接种两剂疫苗比率均达到70%,可恢复全日面授课堂。在经历了停课、复课、再停课的日子后,9月1日香港学校迎来开学日,但学生目前只能上半日课。

  李大爷原本以为,孙子终于可以穿着心爱的校服,去见新同学了。然而,他俩并没有出现在入学人群中。深港两地像这样的跨境学生约有2.7万名。他们大多居住在深圳,却就读于香港北区、大埔及元朗等学校。

  粤港“封关”之下,上演“双城记”的还有十几万两地家庭。一些情侣与家庭过着“牛郎织女”生活,经历了持续孤独与考验,不惜到中英街隔墙一见,用望远镜隔河相望……

  9月15日,香港正式启动“来港易”,单向豁免入境强制检疫安排。虽然这仅限于入境前14天既没有去过粤港澳之外的地区,也不在粤港澳疫情风险地区的内地非港籍居民,但却是香港迈出与内地通关的重要一步。

  当天凌晨,李大爷成功申请到了配额,带着孙子返回香港,与分别600多天的儿子相见。他们可以在香港与家人团聚,一起度过中秋。

  黄小仙说:分别也许并不可怕,或许正是下一个幸福的开始。

  两地通关症结

  为了与内地通关,港澳着实费了不少心思。

  8月底,澳门特区政府邀请了8名国家卫健委专家,考察特区防疫工作,以检视是否具备与内地通关条件。据说,此次行程安排很满,就差上厕所的时间被安排了。

  当地媒体放风称,澳门自始至今与内地采取联防联控、密切合作的方式,意思是希望中央放开通关。但是,国家卫健委专家在离开前留下一句话:

  港澳整体防疫需与内地一致。

  话语简单却深意无穷。不仅澳门需要细品,香港也是。就在澳门政府前脚送走专家组,香港特首林郑月娥随即到访深圳,并向内地提出殷切期盼,“全港市民希望早日逐步有序免检疫往返内地”。从公开报道看,深圳方面并未给予答复,但给了几句话:

  深港关系,唇齿相依,联手抗疫,亲如兄弟。

  在深圳皇岗口岸为国守门10多年的边检老民警对此做了一番解读:林郑的内心既温暖又清楚,能否通关的决策权不在深圳,是在上面,而上面能否放宽的前提还看香港。

  就在会谈当天晚间,中央宣布“前海扩区”。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印发了《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改革开放方案》。这足以说明中央对香港繁荣稳定的积极信号。

  北大哲学系教授楼宇烈曾对一位年轻人说:世间没有乐哪来苦,没有苦又哪来乐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  次日上午,林郑月娥在出席行政会议前,特意安排见记者并提出,香港有条件地“单向免检通关”,先导计划在广东,即推出“来港易”。此时的港府或许听懂了“联手抗疫”的内涵,试图积极与内地建立默契。

  实际上,所有香港人早应明白:从早几年的“占中事件”,到“修例风波”,叠加疫情影响,香港再也经不起折腾。在还没有找到治疗新冠病毒的特效药物前,香港必须在应对全球疫情演变与外部复杂环境下,尽快与内地恢复正常贸易和交流。

  今年上半年,尽管香港经济已有明显恢复,但许多市民的收入较去年同期减少。今年五一黄金周,十分依赖境外游客消费的香港更是只接待了不到100位内地游客,及2000多个海外人士。

  一些香港议员认为,在香港单向通关之后,已有足够条件向广东省提出局部通关,当中包括深圳。

  双向通关仅仅是“一步之遥”了吗?

  很显然,尽管香港防疫措施近来已有加强,已经做到动态“清零”,但这不是通关决定因素。就连林郑月娥也表示,与内地通关并无本地28日清零等硬性指标。

  问题根源在于香港与内地制度衔接。香港要融入大湾区,必须与内地靠拢。这是任何一个关心香港局势的明白人都认可的道理。澳门政府就很聪明,一直强调防疫措施与内地一致。

  中秋节前夕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副总理韩正与林郑月娥会见,要求特区政府提交更多(与通关相关)资料。她表示有信心安排会取得进展,但现时无法大幅度放宽防疫措施。

  皇岗口岸老民警掐指一算:若无与内地衔接的实际行动,通关还仍将是外甥打灯笼——照舅(旧)。

  寻找最优解

  香港的陆地总面积约1106平方公里,总人口约748万人,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之一,尤其是位于香港油尖旺区的旺角。根据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,旺角平均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3万人。

  一面是香港的人口密集,一面是内地的幅员辽阔。当面对传染性更强的的病毒持续变异,以及部分国家“带疫重启”时,中央及内地防疫部门更多担心在“外防输入、内防扩散”中,两地联防联控机制,以及香港防疫策略和能力。

  近期疫情演变加强了这些担忧。国内自武汉疫情胜利后,已经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全面立体防控体系,但德尔塔病毒试图从多点突破曾经建构起的防线,尤其以南京禄口机场为源头的超长传播链,传播范围最广、波及省份最多、导致确诊人数最多。

  香港方面,尽管当前防疫进一步收紧,疫情相对稳定,但是自今年5月起,出现的病例基本是因外防输入过程中存在漏洞引发。试问:若南京疫情在香港上演,香港现有防疫措施和能力是否足以抵抗来势凶猛的德尔塔病毒?能否与内地有效联防联控,防止输出呢?

  香港呼吸系统专科医生梁子超的回答,几乎是否定的。

  从免疫屏障看,香港地区疫苗接种率较低,尤其是长者的接种率更低。9月初,香港完成疫苗接种者占总人数约54.7%;对比邻接的深圳,6月目标人群接种率已达75.25%。林郑月娥为此多次倡议市民尽快打针,预计9月底接种率有望达到七成。

  从溯源和追踪看,香港防疫系统和内地存在很大差异。内地早已普及实名制,而香港连电话卡都未实名制。这也使得去年年中已准备就绪的港版健康码,至今仍无下文,更别提与内地数据互通。

  从传播管控看,香港公共屋邨大多开放式,人口密集度较高,加之线上电商、电子支付等无接触服务并不发达,导致无法通过封闭出入口达到人员管控。内地则已形成一套延伸至楼栋单元、严密又精准的防控体系,并具备24小时全员核酸、无接触配送等相应配套能力。

  对于通关后的联防联控机制,梁子超认为,其中最重要的是如何与内地强化个案追踪,排查密接者。这也是当前急需打通的“任督二脉”。香港理工大学在模拟通关的不同情况发现,以疫苗接种率50%计算,与没有采取接触追踪措施相比,采取措施后的确诊数字可大幅减少84.7%。

  在香港“自由隐私”文化下,打通“任督二脉”真的很难吗?

  在程序猿看来,这些并非难事,但两地一直互相观望,港府也未见有实际行动。

  从技术实现角度,香港互联网专业协会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港版健康码与内地健康码对接完全没有难度。因为利用区块链技术,将信息加密传送到用户界面,其实不会有私隐泄露的问题。照搬内地健康码,或还可节省研发成本。

  与此同时,内地可以健康码对接为基础,对齐两地防疫要求,将广东部分城市作为与香港的先行先试通关区,进行应变探索。居民如若愿意自主申报健康码,且满足两地防疫要求(所在地零新增、有效核酸监测、已打疫苗等),便可双向免检通关。如果这一“数据互通”可行可控,后续再扩大至内地其他地区。

  巴菲特说过,世界上最难的事情,是什么也不做。面对当前通关“僵局”,就差组建一个大湾区卫健委了。也许久经离别的老百姓会说:冰凌挂胸口——凉透心了。(文/招联金融鹿鸣研究院 陆成)